水曜日

||Quincy(16)カメラ/Lolita/现役JK/復古||

/

  “夜空总是有着最大密度的蓝色。在这样的蓝色巨幕之下,以为自己可以知晓一切,以为自己可以掌握一切,以为自己可以拥有一切。”

——《你是还未燃放的烟火》

         

泡面在被吃掉前会感到恐惧吗?

对于这个不着边际的问题,素子甚至懒得抬起头。“它又没有反射弧——不不,它连生物都算不上吧。”她用一种科学的解释很干脆地否定了我充满想象力的疑问。晚自习的时候我趴在椅背上看她写数学作业。她手上沙沙摇动的笔没停下来过。竹取素子,我的后桌,确切来说她顶着辉夜姬的名字但并没有可以搭配这个名字的清丽的外貌。你可以用狂野柔和来形容她,和她小麦色的肌肤,朦胧的眼,反正我就是这么做的。我很喜欢她的短发,带着浑然天成的弧度内扣外翻,我想象过她扎脏辫的样子。素子是理科女,我们这一圈人的数学全指望着她,噢,龚家鸣除外。这个清瘦的少年是我同桌,一天里的大部分时间都安静如鸡。他属于话不多的那种人,开学的头三天我们一句话都没说过,我虽然天马行空但不喜欢单方面输出,倔强地不肯开口,在自闭边缘徘徊。我本来以为这人有恐女症,因为我就有点轻微恐男,但后来我发现人家是有女朋友的,而我才是真正的母胎solo恐男单巨。龚家鸣在家自学编程,在校和素子一起拉动了我们组的理科发展。

2018年,我16岁。

评论

© 水曜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