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曜日

||Quincy(16)カメラ/Lolita/现役JK/復古||

    我要讲一个故事,没有爱与死、诸神和玫瑰花的无聊的一个。十二点的时候中原中也踢开了我办公室的门,自然省略了通报的步骤。进我的办公室她从来不敲门,公司上下也只有她敢这么做。太宰先生,我没拦住她。我的新助理,名叫中岛敦的大三实习生从门后怯生生地探出头。我扬了扬手示意他不必担心,就冲那头母牛的汹汹来势,十个中岛敦都不一定拉得动。不妨这么说——故事的开头是响亮的爆破声,干练的执行主编踩着围墙一样高的防水台来到桌前,把新发行的九月号刊物毫不客气地甩在我脸上。

   

     为什么换掉我的模特,与杂志同步落到桌面上的是她的手。女人撑着我的桌沿危险地俯下身,流露出黑手党或没有感情的杀手才具备的冰冷气息。


     什么模特,我明知故问。

 

     我要的是皮肤黝黑的健康女孩,她抓起那本杂志翻得沙沙响,你给我换成什么,西伯利亚的白化病?


     她在某一页停下,举到我眼前。我假装好奇地凑去看那张我早就看过的硬照。的确皮肤太苍白了,我说,不过这可是俄罗斯的当红男模陀思妥耶夫斯基哦中也。

     

     我不管他是什么基,虽然干这一行的男人十之八九是基,她一边摇着可怜的杂志一边把重心转移到左脚那堵墙上,下个月主题是海滩,你再自作主张我就让你穿着比基尼亲自上场,我一定会的。


评论
热度(27)

© 水曜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