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曜日

||Quincy(16)カメラ/Lolita/现役JK/復古||

津轻

      我没有戴手套, 嘴唇被冻得发凉, 从蟹田到茶屋的距离只有几百米, 我却在怅然若失中有一种长征的代入感。你早该听我的, 我的老情人用看笑话的口气说。我没有反讥, 言语仿佛随着双唇一并冻僵了。我早该听他的戴上手套。只有雪国子民才懂得那些在港口缓缓降下的白色碎屑的异别, 而我只是一个被南方物质宠坏了的女孩。老情人并不老, 事实上他年轻得很, 年轻到任何一个少女都能在擦肩而过的抬眼间爱上他。他说他喜欢所有女性, 可谁是路人甲, 谁又把她的名字收纳进了那颗缠满绷带的心脏。留不住的人血液里都住着风啊。我想他的肌肤之下一定流动着津轻的粒雪夹雨, 此刻击打在脸颊上丝丝凉凉。走进茶屋前庭的时侯他张开双臂, 来, 我的小姑娘, 上这儿来。我由着他用一只胳膊将我揽进怀里, 他的双唇在我被吹得生疼的脸颊上厮磨。你应该多喝点酒, 他低低地说。我哭了起来, 捧起他的脸用一个吻作为回应。南国的少女, 如果你在从未涉足的北境之地, 在津轻的蟹田、横滨的港口再次遇见那个砂色风衣的男人, 请不要爱上他, 永远不要爱上一个血液里住着风的人。

评论(2)
热度(24)

© 水曜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