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三

||Quincy(16)カメラ/Lolita/现役JK/復古||

晚上好 我是昆西

指路我的纯文博 @月亮与六昆西 

这个号是乱七八糟的作品乱炖

Summer Haze

@BSD南极点企鹅天团

“……我想象过无数次我们再相遇时的场景,都是些烂俗的粉色废料,当我构思它们的时候却感受到浪漫而伟大的情怀以至于簌簌地落下热泪。我写巴黎和浮泛在塞纳河上的光,独属于诗人的伟岸而缱绻的情节。久而久之,自己都忘记自己在期待些什么。某一天我突然意识到当重逢真正降临时,我们能做的也只有相顾无言。它带来的影响,不过是石子投入湖面时荡开的几圈涟漪罢了。”

泉镜花...

春日野酒和白樱桃皮

太宰君在一盘樱桃里挑挑拣拣, 掐下硬梗, 送进嘴里的比留下的多。他一颗颗撕开果皮, 结果是被染红了甲缝, 我说哪有人吃樱桃剥皮, 他假装没听见, 把正在处理中的那颗送到我嘴边。啊——他用一种哄小孩的口气哄我吃下被剥了皮表面坑坑洼洼的果肉, 抽离的时候在唇上蹭了一下。现在你也是樱桃味的了, 他没头没脑地这么说了一句, 低头重复机械的动作。他还穿着赏花会那会儿的深蓝色羽织, 碎发夹在耳后。那时我在一棵樱花树下找到了他, 他自顾自地伸手掐下纤细的花茎, 留给我一个高大的落寞背影。治君, 我跑上前, 他们找你。太宰治喝醉了, 面泛酡红, 觉察到我拉扯他的袖管, 转身揉乱我的头发。上野的风把樱瓣吹进他的...

比起撒旦教 文野教更可怕!!!

       我所知道的教徒入教前后都判若两人, 出现奇怪的针状比如突然沉迷日本文学, 阅读分析做到一半露出求偶的眼神, 看到推荐作家栏目时不时发出嘿嘿嘿嘻嘻嘻的痴汉笑, 说起话来引经据典, 每年在一些特定的日子或喜或悲但都是以前文人的诞辰日/忌日与他们一点联系都没有, 心中的圣地是横滨, 有时也会想去东京银座一家小酒吧说什么圣地巡礼, 更危险的是部分教徒还会产生殉情倾向, 发布一些类似想要纵身玉川上水的言论, 还有明确的殉情搭档且均为同一人, 简直跟吸了毒一样!文野教还骗财, 时不时发布一些俊男靓女的图, 先让教徒看了眼神涣散口水横流鸡儿梆硬, 然后推...

与太宰君的初识

他先看见的我, 那时候我在街上打暑假工, 每天忙活八小时只有500日元报酬。他穿越人海来到我面前, 真诚地提出一起跳海的请求。“请与我共赴那名为三途川的一线。”他是这么说的, 当然到最后也没有跳成, 机械的工作让我下意识塞给他一张宣传单: “游泳健身了解一下。”

津轻

      我没有戴手套, 嘴唇被冻得发凉, 从蟹田到茶屋的距离只有几百米, 我却在怅然若失中有一种长征的代入感。你早该听我的, 我的老情人用看笑话的口气说。我没有反讥, 言语仿佛随着双唇一并冻僵了。我早该听他的戴上手套。只有雪国子民才懂得那些在港口缓缓降下的白色碎屑的异别, 而我只是一个被南方物质宠坏了的女孩。老情人并不老, 事实上他年轻得很, 年轻到任何一个少女都能在擦肩而过的抬眼间爱上他。他说他喜欢所有女性, 可谁是路人甲, 谁又把她的名字收纳进了那颗缠满绷带的心脏。留不住的人血液里都住着风啊。我想他的肌肤之下一定流动着津轻的粒雪夹雨, 此刻击打在脸颊上丝丝...

<Summer Bummer>



-
夏日短打 OOC慎
-
"Look at you kids with your vintage music."
[看看你吧, 孩子, 还有你的古典歌谣.]
"Coming through satellites while cruising."
[穿越星际, 响彻云霄.]

磁带嘶嘶转动着, 老式车载收音机里流出拉娜·德雷带着复古质感的歌词几乎被吹散, 路边高大的棕榈树不断向后掠去, 折光挡板给近处的山峦蒙上一层旧电影的色彩, 我懒洋洋地靠在驾驶座上, 沿着海岸线疾驶, 任凭温和...

"Tomorrow is another day."

*OOC
-
“他的名字被后来的人们不断重复, 他的故事在时间的针脚里万古长青。”
-
拥有深红色鬈发的年轻侍应生将横斜在我们之间的伯图斯空瓶收走时, 我抬头看了一眼她身后的凡尔赛落地钟, 镀金的指针像辛德瑞拉遗失的那只尖头鞋, 昭示着现在是凌晨四点, 再过一个小时, 历代扎根在西欧大陆心口的伟大民族会迎来它的日出, 而此刻视野透过临街一侧玻璃橱窗能够遍及的每一处角落依然浸泡在澄澈如水的夜色中。

“您在等什么?”

那个红发女人问。

我做出感兴趣的样子, 目光扫过她胸前的金属圆牌, 上面镌刻着她的名字——让娜。

“我在等什么?”

我重复了一遍, 带着好笑的语气。我在等什么? 我在等过去, 我在等未来...

© 星期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