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曜日

||Quincy(16)カメラ/Lolita/现役JK/復古||

Recent(其实混入两张古早///w///

旧文(段子)补档

故事开始于一个晴朗炎热的夏日, 十点差五分的时候布雷斯走进牛津街拐角一家南美风情餐厅, 黑色衬衫上的小圆钮扣一直系到最上面一粒, 袖口也是, 露出半截金色指针的腕表。头发挑染成一撮绿一撮黄的服务员小哥领着他到靠窗的卡座(黏糊糊)落座, 然后递给他一份狭长的菜单。“有需要叫我, 哥们儿。”对方说, 在耳朵旁边比划了一个打电话的手势, 但布雷斯觉得他更想说call me maybe一类的。布雷斯注意到他嘴里嚼着口香糖, 鼻子上有三个小钻钉, 胸口的金属名牌错误地印着他的名字——以...

/

  “夜空总是有着最大密度的蓝色。在这样的蓝色巨幕之下,以为自己可以知晓一切,以为自己可以掌握一切,以为自己可以拥有一切。”

——《你是还未燃放的烟火》


泡面在被吃掉前会感到恐惧吗?

对于这个不着边际的问题,素子甚至懒得抬起头。“它又没有反射弧——不不,它连生物都算不上吧。”她用一种科学的解释很干脆地否定了我充满想象力的疑问。晚自习的时候我趴在椅背上看她写数学作业。她手上沙沙摇动的笔没停下来过。竹取素子,我的后桌,确切来说她顶着辉夜姬的名字但并没有可以搭配这个名字的清丽的外貌。你可以用狂野柔和来形容她,和她...

我记得我本来应该是一个文手

Summer Haze

@BSD南极点企鹅天团 第一次作业 我来丢脸了

“……我想象过无数次我们再相遇时的场景,都是些烂俗的粉色废料,当我构思它们的时候却感受到浪漫而伟大的情怀以至于簌簌地落下热泪。我写巴黎和浮泛在塞纳河上的光,独属于诗人的伟岸而缱绻的情节。久而久之,自己都忘记自己在期待些什么。某一天我突然意识到当重逢真正降临时,我们能做的也只有相顾无言。它带来的影响,不过是石子投入湖面时荡开的几圈涟漪罢了。”...

白昼失语

电蓝色和紫色的滚筒灯光在黑压压的人海上流转的场景常常让我想起照明灯塔投在大洋深处的一束光,我依然能回忆起那晚每一首歌的每一记鼓点伴随贝斯什么样的扫弦,我离舞台很近又好像很远,远到舞台化作一个闪烁的光点,四周寂静得似乎只剩下我自己一突一突的脉搏心跳和呼吸夜间空气裸露而潮湿的白沙滩,黑色旋律是汹涌的潮水,潮水震耳欲聋着在生与死转身错过的零点一秒没过我的头顶。我闭上眼,眼前闪过驳杂的色彩:破碎的只言片语,梦之咲的黄昏,轻音部半推开的棺材,事务所,重叠的影子,蒲公英,透明的风,自由的风,和,他。事实上我想和他说的是没有人能囚禁住风,但他温柔的眼睛不断向我贴近直到我们的睫毛和双唇撞在一起,让我一下子丧失...

昆仑以西

摄影/文手(其实是段子手

书摘号 @月亮与六昆西 

太宰治大好き


© 水曜日 | Powered by LOFTER